咨詢電話:0538-8251211  0538-8276111

維持公平與正義,守衛生命與自由

北京赛车pk10 www.zoeix.com To maintain a fair and justice, guard life and freedom


東岳法律保障,為您保駕護航!用法律之傘,為您撐出一片藍天。

有其他因素介入的傷害致死案件辯護意見

2018年05月24日    來源: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

趙興龍二審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法律規定,接受上訴人趙興龍親屬的委托,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指派我擔任他的二審辯護人,對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故意傷害(致死)崔在滿,構成故意傷害犯罪,并處以刑罰,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提請審判長、合議庭采納。

    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對崔在滿實施了故意傷害行為,且與崔在滿死亡有因果關系,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其次,法醫學鑒定意見在崔在滿存在多個可能成為誘發因素,如醉酒、體力付出、情緒激動等,既沒有進行排除這些因素不是其潛在疾病致死的誘因,又沒有論證外傷是如何必然成為崔在滿死亡的誘發因素的情況下,就提出認定“外傷誘發急性心源性猝死”,這一分析意見既不能說明在病理機制方面崔在滿身體的傷是如何引發其身體潛在疾病發作的,也不能說明其外傷程度與疾病發作致死是怎樣的因果關系。一審判決以此認定上訴人應負刑事責任,屬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定性及適用法律有誤。

    按照我國《刑法》罪責自負原則,一個人只能對自己的危害行為所造成的一定程度危害結果負刑事責任。因此,當某種危害結果已經發生,如果要行為人對該結果承擔刑事責任,就必須確認其行為與該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本案被害人崔在滿的死亡結果發生突然,情形特殊,原因復雜多樣,涉及本案的行為人的行為對危害結果是否有作用,有多大作用,行為與該死亡結果之間是否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行為人應否承擔責任,應承擔什么責任,是本案必須查明的基本事實。

    一、首先要明確本案被害人崔在滿疾病發作致死與所謂外傷有無因果關系,其身體的外傷能否確認為死亡的誘因。

    對崔在滿死亡的原因,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報告的意見是“死者符合在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及擴張性心肌病的基礎上,外傷誘發急性心源性猝死”。

辯護人先引用法醫學理論,簡要說明一下上述意見中涉及的幾個詞語。

  1、猝死,法醫學中的猝死是指生前患有潛在疾病似乎健康的人,突然發生意外的非暴力死亡,又稱急死。常常在幾分鐘、幾小時內死亡。也稱即時死。

  2、心源性猝死,是指由于各種心臟原因引起的自然死亡,發病突然,進展迅速,無法預測。

  3、冠狀動脈粥樣硬化,簡稱冠心病,是指冠狀動脈或其分支因粥樣硬化而引起官腔狹窄或阻塞所致的心臟病變。

  4、擴張性心肌病,又稱原發性心肌病,經常引起急死,病因不明,常因心力衰竭,心律失?;蚋獎諮ㄍ崖湟鴝鏊ㄈ斐杉彼?。

  5、誘因:因猝死主要的因素是人體內在的潛伏性疾病,某種外部條件對于正常健康的人是很小或沒有危害的,但對于某些主要臟器有潛在疾病,卻能往往產生不同程度的不良影響,導致死亡,這些對正常人是不會構成危害或有影響的外在條件,在與潛在性疾病發作之間有引起與被引起的關系時,即成為誘因。

    作為冠心病猝死有的有明顯的誘發因素,更有很多是在無誘因狀態的狀況下發生的。

常見的誘因:

    一是精神因素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窕?、情感、緊張、恐懼等情緒激動時,血壓升高或血壓下降,心率緩慢、變弱,甚至心跳停止,這些精神因素引起的猝死,是通過神經反射引起心室纖顫或心室驟停而造成的。

    二是劇烈的體力活動或過度疲勞,表現為心跳加快、加強、心輸出量增加、動脈壓增高、氧氣和營養物質大量消耗,引起心肺循環血量減少、心肌缺氧、心功能不全致心臟纖顫或驟停猝死。

    三是吸煙,導致心率增快、心肌缺氧,誘發心臟驟停而猝死。

    四是飲酒,引起臟器功能衰竭而死亡。

    五、外傷失血或感染,雖然不能致命,但可能導致抵抗力降低而感染,促使或加重潛在疾病而猝死。

    六、過冷過熱、暴飲暴食、洗澡、大便等刺激因素。

    由此可見,猝死的主要原因是人體內潛在的疾病,外在條件須有與疾病發作導致死亡產生引起和被引起的關系時才可能成為誘因。而心臟病變、冠心病也有很多在無誘因的狀況下而猝死,且過半的病變猝死發生在夜間睡眠中,如在夜間睡眠段、平時休息時發生猝死的,武漢某醫院統計占69.92%。

通過以上對尸檢報告鑒定意見中涉及的詞語簡單說明,我們現在看尸檢意見中認定被害人死亡的原因與本案的外傷之間是否有關系,是否具有引起與被引起的因果關系。

鑒定意見在查閱了醫院急診病歷、病理報告、物證檢驗報告,進行了尸體檢驗之后分析說明:

  1、未檢見致命性機械性作用力損傷;

  2、符合在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及擴張性心肌病的基礎上,外傷誘發急性心源性猝死。

    由尸檢報告鑒定意見中可以清楚看出,被害人是在冠心病和心肌病兩個潛在致命疾病基礎上猝死的,對于外傷誘發猝死這一意見,在鑒定報告沒有提供給我們二者之間是如何形成因果關系的情況下,辯護人通過參閱法醫學書籍和請教心血管病專家,簡要說明該鑒定意見是否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法醫學理論認為:

    外傷可作為誘發冠心病發作的誘因,但要看損傷與發病時間間隔的長短、損傷的輕重程度,特別是損傷后發病癥狀的特點及死亡經過與外傷的關系,結合尸檢材料,對具體案情進行具體分析,從而判斷損傷與冠心病急死是否有關,這在法律責任上是有程度上差別的,并不是任何損傷都能誘發冠心病發作。

如果在尸檢中檢見致命性損傷時,即使同時檢出有嚴重的冠心病,亦應認定為損傷致死。

    在沒有致命性外傷的情況下,外傷是否被認定為冠心病猝死的誘因,必須做到事實情節查證清楚、依據確實可靠。要結合冠心病猝死的外因諸方面分析誘發機理,以及冠心病病變猝死的機制,死亡的病變原因及過程,主要是看什么原因使得心肌缺血,觸發電生理突然改變,引起心電衰竭,定性心律失常而猝死。

由上述各誘因與疾病病變的關系看,二者之間必須具有引起與被引起的關系才可認為外在條件為誘因。

    所以,本案對崔在滿的疾病死亡是否與其身體的外傷有關,要在排除了其他因素誘發的可能后,分析外傷的輕重程度,與誘發病變的關系,進行具體分析認定。

    現在,對被害人崔在滿的尸檢中還檢到血中乙醇成分含量為91.1mg/100ml,根據相關規定,其乙醇含量為醉酒狀態。

    還有從平臺跌落、與人撕扯的體力付出、情緒激動等情況。同樣由上述誘因的解釋中可以看出,這些條件更應成為其病變的誘因。

    這些因素為什么不是他死亡誘因?排除的依據是什么?

    而所謂的外傷即頭部皮下出血、肌間出血是如何誘發冠心病猝死的?其誘發的機制是怎樣的?

    在沒有排除其它可能,有理有據的具體分析外傷成為誘因的原理,該誘因與死亡結果的因果關系方面占多大比重,對上述這些問題沒有分析說明,就結論其“外傷誘發猝死”,顯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二、上訴人趙興龍是否有與崔在滿廝打進而傷害他的故意和行為,且上訴人的行為有無造成了對崔在滿的人身損傷,又引發崔疾病致死,一審判決對此事實的認定是錯誤的。

    首先,關于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中所稱“廝打”,從案卷材料及庭審查明情況,除同案被告人王玉龍一人偶有提到雙方有廝打情況外,均無其他證言證實廝打,均稱撕把、撕扯。

    對被害人尸檢所見可以印證上述上訴人沒有廝打行為,雙方的撕扯行為沒有造成崔在滿人身損傷傷情痕跡,故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對崔在滿發生“廝打”有誤。

其次,上訴人沒有與崔在滿廝打及傷害他的主觀故意。案發當天,上訴人是按照與崔在滿的約定前去取回欠款,崔在滿事先已經答應那天給上訴人五千元錢,上訴人是依約來找崔取款,與其同行的同學、朋友,均不知趙興龍要去干什么,說明趙興龍沒有流露要找崔毆打傷害的故意。結合相關證人證言證實的現場發生的情況,當時兩人因言語不和互相抓住衣領撕扯,再無其他暴力打擊的行為。且在撕扯過程中,是崔占了主動,是他先動手抓住趙興龍的衣領,趙興龍沒有積極主動打人的行為。撕扯中又是崔在滿將趙興龍往平臺下推,兩人從三米多高的壩堰一同掉下,從掉地的情況看,是趙興龍先下去的,就印證了相關證人證言證實的是崔一推趙,趙當時正撕扯著衣領,兩人就掉下去了。

    無論從趙興龍找崔是取還賬的五千元錢而不是要打仗,還是趙興龍沒有流露過任何要找崔打仗的情況,還是兩人如何動手撕扯衣領而不是打擊身體,造成傷害,還是兩人如何掉下壩堰去的,均體現了趙興龍不具有毆打傷害崔在滿身體的主觀故意和行為。

    其次,上述一般性的撕扯行為沒有造成崔在滿身體傷害。按照常理,這樣的一般性撕扯也不會造成人身傷害后果。至于在壩堰上撕扯,不是趙興龍主動動手,是崔在滿當時就坐在該處,言語不和崔首先動手,兩人撕扯中摔下壩堰的情況,可以證實是崔推趙造成的。當然,這一系列行為均沒有造成兩人人身傷害;即便從該處摔下去會造成傷害身體的可能,趙興龍既沒有希望摔下去,也沒有放任摔下去的故意。

    再者,因當時崔就坐在此處,崔、趙二人互相撕扯是臨時起意的行為,而不是趙具有打擊傷害的故意,趕至此處后主動動手與崔撕扯的。所以,對在此處撕扯可能發生的危害結果,趙興龍不但不具有故意發生的態度,也不具有應當預見、能夠預見的可能性,主觀上沒有過失。這一點可以從兩人一起掉下去的情況說明。從此處掉下去很難預料會否造成人身何等傷害,趙在此處也具有此等危險,當時他去找崔在滿時,不會想到要發生兩人撕扯行為。他是找到崔在滿取欠款的,不是找他要欠款或其他原因,趙興龍不具有毆打傷害的基礎。一審判決查明認定的該部分事實,既沒有體現是誰主動發生的撕扯,又將一般性的撕扯行為認定為廝打,但是,均沒有看出此過程中造成了崔在滿人身受到傷害。即便依據個別證人所說,在二人跌落至臺下菜地時,雙方有廝打行為,很清楚的是趙興龍客觀上沒有給崔在滿造成傷害的后果。

所謂故意傷害致死,是指行為人故意傷害他人的身體,但該行為卻過失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

    故意傷害是結果為輕傷以上的行為,《刑法》規定對此是“犯前款罪”,即構成故意傷害犯罪之行為、之結果,又發生致死的是故意傷害致死犯罪。當然,沒有輕傷以上結果亦可構成該罪,即,故意傷害行為直接、必然的造成了重傷或死亡的后果,如最高院《刑事審判指導案例》第226號判例。該判例同時指出“一般的毆打行為仍然是故意傷害的行為,只不過傷害的結果未達到法定的程度而無需負刑事責任”?!八痙ㄊ導?,一般的推搡行為由于不具有明顯的傷害故意不能被視為刑法中的毆打行為或傷害行為,即使該行為意外致人死亡、重傷,也不能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刑事責任”。本案查明的基本事實說明上訴人趙興龍在整個過程中處于應付招架的地步,并且他這種應付招架均沒有造成崔在滿人身損傷。

    即便認為崔在滿頭部的傷情是誘發其疾病病變的因素,現在查明的事實足以說明與趙興龍無關。他與同案其他被告人沒有任何事先的通謀,不具有共同故意傷害他人的主觀意思聯絡?;褂?,崔頭部的傷情是其他被告人在后來的個人行為中造成的,還是在跌落平臺時造成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無法確認。如果將這種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情節認定為趙興龍或其他被告人的故意傷害行為造成的后果,與仍然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沒有分析說明的法醫學鑒定意見結合起來,如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具有故意傷害的主觀故意和客觀行為,與崔在滿的死亡具有因果關系,定罪處罰,很顯然是在錯誤的認定事實基礎上錯誤的適用法律。

    我國《刑法》罪責自負的原則規定,要求我們在追究行為人的罪責時,是在查明行為人確有危害行為或危害行為造成一定的后果,行為人才能對自己的危害行為負有責任。而本案基本的事實是上訴人趙興龍沒有主觀過錯,沒有客觀危害他人人身健康的傷害行為,更沒有造成他人的人身傷害后果,怎么能依法定罪處罰呢?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上訴人趙興龍沒有犯罪過錯、犯罪行為,其行為沒有造成危害后果,依法不能構成犯罪追究刑事責任。

    崔在滿在與他人撕扯的過程中倒地身亡,致命因素是其自身潛在的疾病,其疾病已嚴重到隨時致命的地步。當時,他有多種足以致命的誘發因素,法醫學鑒定沒有合理排除其他,也沒有有理有據的說明其結論意見的形成,而一審法院又在這樣的鑒定意見前提下,將鑒定意見的所謂誘因“外傷”,錯誤的認定為上訴人故意傷害行為造成。當然上述一審判決的事實認定及定性處罰,主要是受到了崔在滿家屬多次到司法機關無理取鬧的影響。訴訟過程中,被告人家屬積極籌措交到法院賠償金五萬元,而崔家親屬拒不接受調解,既要巨額賠償又要同時嚴懲被告人,以沖擊司法機關要挾。

懇請二審法院以查明事實為根據,依據法律,公正處理本案。

以上辯護意見,提請審判長、合議庭參考采納。

謝謝

                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律師 武 斌

                       2012年4月10日

  本案判決結果:采納辯護人基本意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