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電話:0538-8251211  0538-8276111

維持公平與正義,守衛生命與自由

北京赛车pk10 www.zoeix.com To maintain a fair and justice, guard life and freedom


東岳法律保障,為您保駕護航!用法律之傘,為您撐出一片藍天。

非法持有毒品案辯護詞

2018年05月24日    來源: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

辯護意見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法律規定,受本案被告人周海鳳親屬的委托,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指派我擔任她的辯護人。就公訴機關起訴書指控的事實認定及定性處理提出以下辯護意見,提請審判長、合議庭采納。

    一、從被告人犯罪的主觀故意、犯罪目的及客觀行為、侵害客體分析,本案不宜定性為非法持有毒品犯罪。

    本案被告人周海鳳與在逃人員張嵩是相處多年的對象關系,被查獲的房間302是他們二人及弟弟張柏共同租住的房間,張嵩將裝有****的黑色提包放在該房間,很難說是交由周海鳳專門保管的。在偵查階段周海鳳曾經供述張嵩回到302房間后,對其說“如果公安來了,你就把包扔到窗外去?!痹謖裴岳肟梅考洳蛔惆胄∈筆?,聽到有跺301房間門的聲音,周意識到包內可能有毒品,可能要出事,就將該包從窗戶扔了出去。

本案的這一基本事實說明:

    1、302房間是張嵩、周海鳳、張柏三人共同租住的,他們的關系是自己家人.張嵩將外出帶回的提包放在他們共同居住的房間,并無交代給周海風保管,不能說是交由周海鳳持有。正如庭審時提到的“他不把包放在這個房間要放在哪里去呢”?

    2、據周海鳳曾經供述,當時張嵩對她囑咐內容是“要是有公安來檢查,就把包從窗戶里扔出去”。很明顯,張嵩當時給周海鳳交代的是遇有公安人員檢查時將包扔掉,是讓她為其轉移、隱瞞毒品,以逃避司法機關的檢查,以免罪行暴露,而不是將裝有毒品的提包交由周海鳳保管、持有,讓她看好,不要丟失了等管理行為。

    3、本案初步查明可以印證的是,此次查獲的毒品,所有人是張嵩、李雷,而非周海鳳。周海鳳作為張嵩的家屬,長期共同居住生活,此前已部分了解張、李等人有販毒行為,加之周海鳳本人也有吸食毒品的經歷,在遇有公安人員檢查時,她是聽從張嵩的授意也好,是自己的個人意志行為也好,將她意識到的可能裝有毒品的提包扔到了屋外,目的是掩蓋他人販毒(即自己的丈夫販毒)的物證,以逃避司法機關的檢查,?;に說姆缸錚湊?、李販毒)行為不被發現。

    4、從張嵩將包放在屋內到公安人員檢查,既沒有證據證明周海鳳對該包負有管理行為,也更不能說明放在周海鳳居室內的包內毒品已經歸周海鳳控制和支配,因為這個包里裝有何物,周海鳳雖然自己意識到可能是張嵩帶回的毒品,但她并不十分清楚。她沒有見到,也沒有聽他人說提包內是什么東西。在這種情況下,即她連包內到底是裝有什么東西都不十分清楚,僅是意識到可能有毒品,至于何種毒品,數量多少,她是既未見到也未聽說,只是知道“要是有公安檢查就扔了”,若無此后的公安人員來檢查,她就不會對該包有任何行為。再者,從張將包放在屋內到公安人員檢查,可以認定比較清楚的時間是不到半小時。張柏講是有十多分鐘(8月17日在新泰看守所拘留在押時第二次詢問中供述),這個時間內周海鳳對該包沒有任何接觸翻動過的行為,她一直和張柏在看電視。同處一室的張柏說“在公安人員把包從外面提回到房間打開之前,根本不知道該包內有什么,是在打開之后才知道里面有毒品”。整個過程說明,周海鳳不具有對該包,即毒品占有、攜帶、進行管理或支配的行為,加之時間過短也更進一步說明她不足以具有形成管理、支配該毒品的事實。

    5、而包或毒品的所有者、持有者張嵩、李雷就在隔壁房間,也不具有將包交給周海風委托她管理、支配的理由。同樣,被告人也沒有持有該毒品的理由。

    綜上所述,現已查明的本案事實不能體現起訴書指控認為的“張嵩將裝有****的提包交給周海鳳保管”這一行為事實。

    即便我們認為是張嵩將提包交由周海鳳保管,但周海鳳如上所述,不具有形成對毒品實際支配事實的行為。即便是這個房間內的人知道有毒品所在,但沒有對毒品負有管理、看護等義務,我們不能將與毒品同處一室的人當做該毒品的持有人.在遇有公安人員檢查時,無論周海風是按照張嵩交代她的,還是她自己的主觀故意及行為,很明確的是“為涉嫌其他毒品犯罪的人(即張嵩)藏匿毒品,以逃避司法機關的懲處”。

    由最高人民法院主編的《刑法適用疑難問題及定罪量刑標準通解》中,認為持有毒品的行為人如果是為了自己吸食或作其他使用而持有,應當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論處,如果是為其他進行毒品犯罪的行為人窩藏、轉移、隱瞞毒品而持有,應當按照窩藏毒品罪定性處罰。

    再由我國《刑法》關于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客體看,侵害的是國家毒品管理制度,違反國家毒品管理法規。結合本案的具體情節,周海鳳是為其他涉嫌毒品犯罪的人員持有過程中,在公安機關進行檢查時,采取窩藏、轉移、隱瞞的手段處理毒品,目的是?;て淥酒販缸锏娜嗽碧穎芩痙ɑ氐牡韃楹統痛?,其行為及主觀故意目的符合我國《刑法》關于窩藏毒品犯罪的構成。所以,辯護人認為根據本案的具體情節,結合被告人行為的作用大小,應負的責任,定性為窩藏、轉移、隱瞞毒品犯罪,符合本案查明的事實,也符合我國《刑法》規定的罪刑刑相適應原則。

    二、被告人周海鳳在司法機關尚未掌握其犯罪的情況下主動交代了扔包窩藏毒品事實,應屬自首。

    從本案卷宗材料看,難以發現公安機關突擊檢查張嵩、李雷所處房間、有針對性調查的原因,更無從說明當時公安機關已掌握周海鳳涉嫌毒品犯罪的事實。沒有在其身上或身邊發現有毒品,當時在其所住房間內未有發現毒品及毒品犯罪相關的確切證據,其在公安人員叫開所住的房門時,周已經將包及吸毒工具扔出窗外,也無相關見證人證實是何人所為,從樓下提取的提包及包內毒品未有檢出與周有關的痕跡物證等等,均說明公安人員此次抓捕或調查、檢查并非掌握周海鳳有涉嫌犯罪的情況。在樓下提取的盛放毒品的提包,當時無法認定是何人所為。是周海鳳主動交代該包是她在公安人員叫302房間門時扔出窗外的,并交代了該包內的毒品是張嵩帶回的。由此本案認定周海鳳涉嫌犯罪,采取了強制措施,進入訴訟程序。從庭審調查中可以看出,認定被告人犯罪的證據一是她的供述,二是周處一室的張柏的證言,但張柏僅是證實周海鳳在發現叫門時將包扔出窗外的行為,并不能證實周海鳳是否知情包內物品情況,張柏說“公安人員把提包提到房間打開后,我才知道里邊是毒品”。說明此前他們一直未有動過這個包,并不清楚包內有毒品。且周海鳳與張柏均在同一時間供述的上述事實。在部分主要涉案人員在逃,憑張柏的證言難以認定周海鳳明知包內有毒品為幫助其他毒品犯罪人員逃避打擊而窩藏罪證的事實??梢運?,是周海鳳在司法機關尚不掌握她涉嫌犯罪的情況下因形??梢殺慌灘槭敝鞫淮姆缸鍤率?,從而為本案的基本事實認定和處理提供了證據。

    上述事實,有周海風、張柏供述證實,有偵查機關相關書證證實,其中在提取提包毒品的搜查記錄中,有辦案人員記錄的“被搜查人能積極配合工作”的記載,也可印證是周海鳳主動供述犯罪行為。

    由現有證據反映的本案破獲及訴訟過程看,被告人周海鳳的主動供述有重要作用,既體現了她認罪悔罪的表現,更對案件的處理提供了有力證據,其該悔罪表現,結合我國法律關于認定自首的有關規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因形??梢殺慌灘?,主動交代所犯罪行”應屬自首的規定。

    三、周海鳳的犯罪行為沒有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至于查獲的毒品含量高、數量大的問題,周海風除了扔掉裝有毒品的包外,該毒品的其他問題均與其無關。本案涉及的毒品并未流入社會、并未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后果。結合她是初犯,此次犯罪又是受他人唆使的偶然犯罪,主觀惡性小,犯罪情節相對較輕。辯護人請求審判長、合議庭對被告人周海風的犯罪給予從輕處罰。

以上辯護意見,提請審判長、合議庭采納。

         謝謝

  

           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律師: 武 斌

                  2010年2月22日

  本案判決結果:采納辯護人意見,判處有期徒刑3年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