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電話:0538-8251211  0538-8276111

維持公平與正義,守衛生命與自由

北京赛车pk10 www.zoeix.com To maintain a fair and justice, guard life and freedom


東岳法律保障,為您保駕護航!用法律之傘,為您撐出一片藍天。

被告人彭某貸款詐騙案辯護詞

2018年05月24日    來源: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

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法律規定,受本案被告人苗衛紅的委托,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指派我們擔任他的辯護人。對本案的事實認定和定性提出以下意見,提請審判長、合議庭采納。

   一、本案是泰山區四部門為了部門利益集體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濫用職權決定實施的行為,作為具體工作者的被告人是在服從單位安排進行的具體行為,沒有濫用職權犯罪的故意和行為,不應承擔違法犯罪的責任。

   1、當時該行為的實施是泰山區建設委員會、國土資源局直屬分局、區土地礦產局、區房地產管理局在明知我國法律法規規定在農村宅基地僅能辦理集體土地使用權登記證,而不能辦理房產權屬登記;并不顧省、市政府的三令五申,市政府98年即有公告,區級部門不能頒發房屋權屬證書,出于自己利益驅動形成,并集體組織實施的違法行為。該行為是以上部門集體濫用職權的行為,集體土地住宅權屬管理不屬房管部門管理,四部門聯合下發的50號文顯然是違法文件,(楊樹亮證言P51)“這項工作是一種利益驅動,02年市里不允許發房產證了,所以趕這之前為農村房屋統一辦理房產證,就是為了多收些錢”。

   2、起訴書指控的在辦理過程中沒有相關手續、提高收費等,違規辦理了房產證,是集體決定的行為,不是苗衛紅私自決定并實施的。

  首先是如上所述,整體行為即是違法行為,而在具體行為中的違規行為并非被告人私自決定的嚴重不負責任或超越職權的行為,楊樹亮、馬強、路玉安、紀煥忠等人均證實了這些違規行為是部門領導集體決定的。

  楊樹亮證實“如果嚴格按照50號文件執行,這次全區統一辦理房產證的工作就會失敗,建環辦和我們房管局由于利益關系就放寬了審核辦理房產證的條件,只要交錢,就給辦房產證了,收費問題在全局局辦公會上作過研究,本村人1元,外來人員高于本村人,決定外來人員在本村蓋房子也統一給辦了房產證?!甭砬懇倉な怠爸揮寫邐鼉叩囊環薟ㄖっ鰲奔錘璋燉?。

  楊樹亮所證實的上述集體研究決定的事項,說明了不是苗、馮等具體工作人員違規辦理了房產證。一是房管局無權辦理農村集體土地的權屬證明,因領導集體決定,由房管局辦理了;二是在辦理這些房產證時的違規是單位領導集體研究決定的,不是苗等人員私自決定的。

  其次是在該具體行為中,楊樹亮證實及有關文件規定,區政府明令該行為以辦事處、鄉鎮建環辦為主,配合房管局辦證,且建環辦負責審核手續,房管局負責發證。并經有關人員證實了在實施中房管局人員均按規定進行了審查。

  這些事實都說明了,苗等具體工作人員是完全遵照上級的集體決定實施的具體職務行為,非但沒有自己超越權限、自作主張的行為,而且連類似的建議也無權、沒有提出過。

   二、將收回的證放在泰前建環辦,并造成私自發放不是被告人的責任。

   一、是當時出于利益的考慮,泰前建環辦強烈要求留下,并經卷中紀煥忠等人的印證:

  1、紀煥忠2007.11.7供述證實

  我沒有告訴他們(房管局)我們要搭車辦理沒有建房子的房產證,他們是否知道我不清楚。

  劉繼玲2007.11.8證言證實:

  房管局的工作人員不知道沒有建房子就辦房產證。

  2、紀煥忠,同上:

  2002年12月一天,張俊華領著房管局的幾個人到我村來,張說你們村沒有建房子就辦的房產證,我們得收回去,放到建環辦,你們建好了房子,我核實一下再發給你們。

  后來房子建好了一批,我到建環辦找張俊華要證,他說這些證房管局的人想拿走,讓我給留下了,放在我這里保管,這樣你們建好房子后可以到建環辦去拿。

  以前講的和這次不一樣,以這次為準。

  3、于金國證言證實:

  房管局的工作人員不知道沒有建房子就辦證,是支部書記讓我們幾個年輕人把100多個名字根據圖紙填了房產證,一起送到泰前辦事處城建辦的。這些沒建房子填的房產證是都測量完以后填的,這之前已經抽查完了。

  以上證言可以證實是泰前建環辦張俊華、苗衛紅當時都向房管局分局領導楊樹亮作了匯報,分局領導同意后放在那里的,但這仍是一個保管和放置問題,關鍵是經調查、收回后,如何進行處理才是根本。

   二、苗、馮根據領導安排收回后,本應由房管局指令有調查、處理職責的部門進行處理,但此后卻不了了之。因苗、馮二人依職責分工,對此事的處理不屬他們的職責范圍,所以他們沒有、也不能在沒有上級指示的情況下去越級辦理。

   盡管現在某些責任人不予證實被告人當時請示匯報得到批準的情況,但這也同時說明在當時及以后的時間里,被告人也沒有因此受到這些責任人的詢問、批評,說明他們是在逃避責任、推卸責任;也說明苗、馮在當時是進行了匯報的,并非擅自做主留下,也不是私自去調查收回的。

  苗衛紅在將證收回被泰前建環辦留下后,此后的事情,比如調查、處罰、執行等善后工作不屬于他的工作職責范圍,領導未有再安排,他當然也不能越權去辦。當然嚴格講,對發生在集體土地違法處理,法律規定是由土地管理部門實施,而非房管部門。

  作為濫用職權構成要件的客觀要件內容之一是嚴重不負責任和超越職權、濫用權力的行為,究竟是誰應承擔這一責任?負有調查、處理職權的部門和領導對收回證后的不調查、不處理才是真正的責任者。

  至于指控被告人允許建環辦在村里房子建成后發證,更是事實不清,無證據證實。

  三、指控的被告人應承擔因有了房產證的?;?,而造成非法建房,致使國家造成重大損失,顯屬錯誤,被告人的行為與該損失結果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

   首先,苗等人員在發證過程中沒有不負責任的行為,如決定的是抽查,他們也是做的抽查,未有應有的手續給予辦理是領導集體決定的,使145個無建房有了房產證是紀煥忠等人弄虛作假、欺騙形成的,這不是苗等人能按照當時的工作程序能發現的。

  其次,允諾有了證可以建房的是泰前建環辦的某些人員私下許諾的,對此苗是不知情的,且將收回證放在泰前建環辦是存放,不是委托他們發放,后來的私自發放才是導致非法建房的原因之一。

   再者,將用于城市開發應交納的費用現在計算在這些農村集體用地上是不對的,再將這些應交納的用地費用計算在被告人頭上,算做職務行為造成的損失,更是不合理、也不合法的。

  總之,公訴機關在起訴書中對被告人苗衛紅濫用職權犯罪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濫用職權、濫發房產證明是泰山區政府的部門集體的違法行為,違規將不具有完備手續的所謂空房戶辦證是房管局集體研究決定的,苗作為具體工作人員是完全遵照指示行使職責范圍內的具體行為。

  他沒有所謂濫用職權的行為,更不能承擔上述因集體違法的責任,明顯是張冠李戴、代人受過。根據我國《刑法》的有關規定,辯護人請求審判長、合議庭給予被告人公正的判決。

                        以上辯護意見提請采納。謝謝


                        山東東岳律師事務所律師 武斌 2008年3月13日


   本案判決結果:免于刑事處罰


{ganrao}